侯耀文小女友“净身出户”

  苏律师称没有这回事,苏律师表示,陈一嘉离开玫瑰园时可谓净身出户,就我方现有证据显示,陈一嘉离开玫瑰园时主要带走了一些属于她的衣物等私人物品。法院如果认为有必要,才会追加。

  星岛环球网消息:记者昨日(7日)获悉,已故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的玫瑰园别墅拖欠贷款案,已经由北京昌平法院调解结案。调解结果为,侯瓒姐妹替父偿还银行贷款,玫瑰园开发商连带清偿。

[page_break]

     
侯耀文去世后,按照民间传统习惯,侯耀华责无旁贷地担当起了料理弟弟后事的重担,但是侯瓒姐妹认为侯耀华和牛成志、郭晓小侵占了侯耀文的遗产,遂向法院提出了诉讼。

陈一嘉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华西都市报》报道,2004年3月18日,相声演员侯耀文与中国银行昌平支行以及北京玫瑰园别墅有限公司签订《楼宇按揭担保借款合同》,约定该银行向侯耀文提供贷款500万元,用于购买玫瑰园别墅一套,期限120个月。北京玫瑰园别墅有限公司对上述借款提供担保。侯耀文于2007年6月23日去世后,尚欠银行借款本金300万元及利息等未偿还。后银行方面将侯耀文的两个女儿和开发商起诉,要求三被告偿还借款本金和利息等。

在侯耀文的追悼会上,侯耀文的两任妻子都没有出现,只有侯耀文最后一任小女友忙前忙后。据媒体披露,该女友正是在《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天下第一楼》等剧中出演过配角的陈一嘉。据透露,陈一嘉原名陈菲菲,和侯耀文的第一任妻子一样,仍然是铁路文工团的同事,而且也是学舞蹈的,还不到30岁,和侯耀文的大女儿年龄相当。

     
此时还将若干演艺圈人士卷入进来,当时红极一时的侯耀文徒弟郭德纲公开质问,“师傅的万贯家财哪儿去了?那些珠宝名表黄石羊脂玉哪儿去了?那些饰品家具字画藏品哪儿去了?那些服装改了尺寸后谁穿去了?玫瑰园中最后连灯泡都被摘了,为什么?”

  在第二段婚姻破裂后,侯耀文很快又找了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新女友。这个叫陈一嘉的舞蹈演员原名陈菲菲,曾经出演过《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天下第一楼》等电视剧。

  此外,侯瓒姐妹和北京玫瑰园别墅有限公司在履行完上述约定后,侯瓒姐妹将其父亲的别墅退还北京玫瑰园别墅有限公司,北京玫瑰园别墅有限公司售出该房后将原购房款退给侯瓒姐妹。(《北京青年报》)

[page_break]

   
第二个层次,侯耀文没有树立“传承意识”。大多数均认为,如果侯耀文订立了遗嘱,对自己的后事进行了安排,也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近日,陈一嘉博客上载了许多美国游记,看来已摆脱掉案件影响的她,开始了自己全新生活。另外,就侯耀文前两任妻子未出席追悼会一事,苏律师表示这是情理之中,毕竟现在大家都有了各自生活。

  经昌平法院主持调解,原被告达成以下调解协议:侯瓒姐妹偿还中国银行欠款1388629.65元(其中包括本金100万元、利息294792.12元、罚息93837.53元)。侯瓒姐妹已于2010年3月23日支付;侯瓒姐妹于调解书生效之日起20日内,共同偿还中国银行贷款本金200万元及至结清之日止的利息;北京玫瑰园别墅有限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不过在第二段婚姻破裂后,侯耀文很快又找了一个比自己小很多的新女友。这个叫陈一嘉的舞蹈演员原名陈菲菲,曾经出演过《与青春有关的日子》、《天下第一楼》等电视剧。陈一嘉的年龄比侯耀文的大女儿侯瓒还要小,正是这个缘故,恋情遭到了侯瓒的强力反对。

作者解读:传承意识何其重要

  据悉,被侯瓒起诉的三人中并未出现父亲侯耀文的小女友陈一嘉的名字,对此,网上一直有人猜测,小女友陈一嘉免遭起诉,原因在于侯耀文遗体告别仪式上,侯瓒看到父亲两位前妻都未出席,只有跟自己差不多大的陈一嘉忙前忙后,感动之极产生动容之情。

侯耀文女儿侯瓒

而在侯耀文遗产纠纷案爆出之后,所有的矛头焦点都指向陈一嘉和侯耀华。不过侯耀文的弟子贾伦却称,陈一嘉已经另组家庭结婚生子,和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而在侯瓒提交的诉讼中,三个被告人中也没有陈一嘉的名字。

                                              ——陈凯著

不过在侯耀文意外去世后,陈一嘉却成为侯耀文最后的送别者,侯的前两任妻子刘彦和袁茵都没有出现在葬礼现场。陈一嘉在侯耀文去世前一直和侯耀文同住在玫瑰园,直到追悼会当天,才默默搬出。

      从法律的角度看,笔者认为,造成这一悲剧的根源可以分成三个层次:

据圈内人士透露,陈一嘉一直深爱侯耀文,侯耀文在经历了两次失败婚姻后也对这段恋情显得格外珍惜,侯耀文的好友们都知道他们的这段情,但侯耀文的女儿却极力反对父亲的这门婚事,陈一嘉在侯耀文去世前一直和侯耀文同住在玫瑰园,直到追悼会当天,才默默搬出。在去世的当天,侯耀文还亲自开车送陈一嘉去剧组拍戏,那是他生前最后一次出门。但怎知,刚刚送走自己的小女友,他就撒手人寰了。

     
侯瓒还称,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牛成志取走了自己父亲名下的多笔银行巨款,郭晓小则用私家车辆和搬家公司等方式,拉走包括名表和古董文物等贵重物品在内的玫瑰园别墅内的所有物品。

澳门永利皇宫,侯耀文有过两段婚姻,第一任妻子刘彦原为铁路文工团舞蹈演员,她为侯耀文生下女儿侯瓒。不过两人随后离婚,侯耀文又和比自己小20岁的北京电影学院学生袁茵走到了一起,两人一起生活了12年,再婚5年后的1998年,袁茵生下女儿妞妞。不过到了2004年,侯耀文的婚姻再度宣告破裂,据说袁茵后来和另一位相声演员好上,这让侯耀文伤心不已。

     
这样一位对艺术精益求精、一丝不苟的大师,肯定没有想到,自己未订立遗嘱的疏忽,会给亲人留下无尽的纷争与伤痛。一位网友在留言中说,“一辈子说相声,给千万人带来欢乐,自己却走得一点都不欢乐。”

侯耀文小女友陈一嘉

     
更令人动容的是,戴安娜王妃生前曾在遗嘱中增添了一封特别的“愿望信”,表示要把自己所有的珠宝都留给两个未来的儿媳。戴安娜在信中这样告诉遗嘱执行人,“我希望你把我所有的珠宝平分给两个儿子,将来他们的妻子可以拥有这些珠宝,并在特定的场合佩戴。我相信以你的判断,会有一个明确的分配。”这封凝聚着浓浓母爱的信件,令所有人为之动容。

第一章 勘破生死,达成幸福

     
从大家都熟悉的事件开始,从法律无关的思考开始,我邀请读者和我一起展开一次思想的旅程。我们所展开的,将是一场有关生死的观念革命,一次憧憬觉悟的心灵提升。

     
侯耀文的老搭档石富宽回忆说,侯耀文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一旦有演出,无论是穿大褂还是西服,为了不出现一丝褶皱,他穿上就不再坐下,直到演出结束。

     
侯瓒指出,侯耀华在侯耀文去世后的第一时间赶到玫瑰园主持料理后事,并实际控制了所有遗产和证件。侯耀文去世已有两年时间,侯耀华从来没有主动邀请姐妹俩清点、封存遗物,除了将一部车交付姐妹的监护人以外,没有将剩余的遗产分配给两姐妹的意图。

     
2011年4月29日,英国王室为威廉王子举办大婚典礼。婚礼上,凯特王妃佩戴着璀璨的珠宝缓步出场。戴安娜王妃虽然逝去,但她给自己孩子的祝福并没有缺席。她也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见证了自己孩子的幸福时刻。

     
2010年8月,在法院的大力调解下,历时三年的纠纷最终以调解结案,各方对调解结果均保持缄默。

     
很多人觉得,继承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但是,我更愿意向大家传递一种豁达的心态。

     
此案纷纷扰扰历时三年多,引起了全国媒体的关注,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因各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导致侯耀文骨灰一直无法安葬。

     
第三个层次,是没有平和豁达的生死观。笔者揣测,大多数人,哪怕如侯耀文这般严谨和理智的人,仍然无法接受自己必然死亡这一冷酷的事实,无法正视自己死亡以后的人世。这恐怕是造成这些缺憾的根本原因。

二、侯耀文留给亲人的纷争与伤痛

     
2007年6月,相声大师侯耀文在北京市昌平区玫瑰园家中突然去世,年仅59岁。侯耀文是一个艺术严谨、生活洒脱的艺术家,从未对自己的后事有过任何安排,没有留下任何遗嘱。这个疏漏引发了叔侄之间历时三年多、轰动全国的遗产风波。

一、戴安娜王妃送给未来儿媳的珠宝

     
1997年戴安娜王妃去世后,信托组织接管了近1300万英镑的遗产。10年后,在她的大儿子威廉25岁生日时,这笔遗产已经产生了将近1000万英镑的收益。

     
中国人自古有“五福”的说法:“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修好德、五曰考终命”。这最后一福“考终命”指的是人临终时,身体没有病痛,心里没有牵挂和烦恼,安详而且自在地离开人间。我相信,凡是人父母者,心情是一样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离开以后,孩子能够和平共处,家庭能够和睦。

     
这种安心、安详与和睦,不能靠欺骗自己来获得,而需要正确理智的处理。逃避不是乐天知命,豁达平和的安排才是乐天知命。知道自己的未来,努力把自己人生的句号划得圆满,才是真正爱孩子,爱家人,爱生活。

     
1993年,年仅32岁的戴安娜王妃立下了自己的遗嘱。在这份最后得到圆满执行的遗嘱中,戴安娜王妃要求她去世后,将遗产交给信托组织管理,她两个孩子将享有遗产收益。也就是说,信托组织负责经营遗产,所产生的收益由两个儿子享有。遗嘱还规定,当儿子年满25岁时,他们可以自由支配遗产收益,满30岁时,他们可以自由支配本金。

     
死亡,是否真的是人们不曾想、不敢想、不愿想的一件事情?什么样的生死观才是正确的生死观?

   
第一个层次,从表面上看起来,这啊法律与传统的冲突:我国继承法并不承认兄弟姐妹等亲属在处理家庭事务上的法律地位,而这恰恰和我国数千年的社会传统和家庭观念相违背,也正是这种观念下,侯耀华认为由自己处理弟弟的后事责无旁贷。

     
面对公众的疑问和媒体的追踪,侯耀华坚称对得起良心。他指责侯瓒在侯耀文生前没有孝顺父亲,长期不关心侯耀文,在其他家人不关心的情况下,自己作为兄长有义务帮弟弟处理后事,并称面对两个侄女自己很难处理。他还指出,侯耀文表面风光,但经过两次离婚,生活并不宽裕,存款已大部分用于偿还别墅贷款,所收藏的古董也大多是假货,经过侯瓒同意暂时存放在出租房内。除此之外,自己还垫钱处理了侯耀文后事,光买墓地就花了不少钱。

     
对于侯耀文留下遗产总数,外界说法不一,但是8000万是一个最常见的数字。据一位相声界知名人士透漏,“8000万资产有些夸张,但是上千万应该是有的。”侯瓒却表示,她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妞妞都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更不清楚财产到底有多少,“我和我妹妹只看到一辆车和一套含有70万欠款的玫瑰园别墅,并不清楚父亲遗产具体有多少、在何处。”

     
如果戴安娜王妃对待死亡没有这般豁达的态度,如果她像很多中国人一样,要等到即将离世才考虑安排后事,那么她的孩子一定不会收到这些饱含母亲深深爱意的珍贵礼物。她的在天之灵也一定会感到深深的遗憾。

     
作为一个遗嘱意识很普遍的外国人,她很简单地就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我所说的很简单,是因为在她的观念里,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几乎所有上流社会的人士都会做的一件事情。

作者解读:乐天知命,善莫大焉

     
侯耀文曾经有过两段不成功的婚姻,仅有的两个女儿侯瓒和妞妞也都不在身边生活。和侯耀文来往密切的,是其双胞胎兄长侯耀华和徒弟牛成志、郭晓小。

     
被誉为“英格兰玫瑰”的戴安娜王妃1997年因车祸去世,年仅36岁。在一般人看来,贵为王妃的戴安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人世。相比普通人,她有更好更安全的汽车,有保镖前呼后拥,有平常人难以享受到的最高级别的医疗保健。可以想见,如果在中国,如她这般身份地位的人,很少会早早立下遗嘱。

     
或许,另一位网友的留言更能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想法,“金钱不能给身后人带来快乐,亲情不能把两代人相连,法律本身苍白无力,道德又变得没了底线,贪婪使人失去理智,可怜的世人已身处雾境,慨叹大师谢世后依然给我们留下遗作——遗产风波,是醒世、警世还是愤世?是让人哭、笑,还是骂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