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好戏》抄袭?演员:8年前已筹备

本文不评论有关任何剧情、视听、摄像、表演方面的相关问题,只讨论导演本身,想看解读、评价的可以去看已有的热门影评,都比本文专业且全面。

图片 1

《一出好戏》票房超越《爱情公寓》,张艺兴或许是这部片子最大赢家

编剧于梦媛称其2013年的剧本《男人危机》被抄袭;王迅等主演称2010年黄渤就想拍《一出好戏》《一出好戏》抄袭?演员:8年前已筹备

先放上一段导演黄渤接受采访的记录。

1905电影网独家专稿
今天是第十届FIRST青年影展开幕的第六天,入围竞赛单元的35部电影已展映过半,特别是入围长片单元的几部处女作,由于影评人的口碑各异,也引起了业内争论。

今天看了两部片子,一部《一出好戏》,一部《西虹市首富》,今天先聊《一出好戏》,明天聊《西虹市首富》。

图片 2

自述 黄渤 编辑 石鸣

媒体们对于《我心雀跃》和《中邪》的评价不一

图片 3

于梦媛8月12日晚发的微博截图。

我可以拍成一个纯喜剧片,就是咱们说的爆笑喜剧,对我来说比较轻松一点。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故事,我去演就好了,没有必要自己去导。

这部片子我希望大家看了会笑,但是笑得没有那么简单。不是纯解压,是深度理疗。

也没有到深奥的层次。我自己本身文化水平就不高,哪能深奥得起来呢?其实也就是一些有限的尝试跟探讨。

我认为一个电影除了文艺属性之外,一定有它的娱乐属性。你可以有表达,但并不一定每部片子都要皱着眉头说话。

我对这部电影没有过高的期待,希望大家看完了觉得有点儿意思就够了。

曾在上影节获亚洲新人竞赛单元最佳导演提名的《我心雀跃》,虽有田壮壮、侯咏等大师助阵,但却被人说剧情不忍直视。而只有7万元的《中邪》,却得到了大多数的好评,虽然影像很糙,但真玩出了新意。

从《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开始,黄渤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所饰演的耿浩无疑是贡献他最牛逼的演技。从这里开始,大部分人心中所想到的黄渤,是个很牛逼的演员。但是关于黄渤来导演,片子的质量能得到保证吗?

图片 4

还没看电影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宣传给搞得微剧透了,导演黄渤在电影上映期全中国跑路演,事实证明很有效。评价一部电影的好坏本来就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如果非要区分,那票房(不确定真不真实)则是最有效的一种标准。

虽然这35部电影,现在各具争议,但是回首它们从1307部报名影片中脱颖而出的过程,每一部却都是经过了14位评委在美学理念、影响风格、剧作结构等全方位的过滤。

据说黄渤在拍这部他的首部电影,在这三年内他几乎从大荧幕上消失,全身心投入到《一出好戏》的中,可见他对做导演这件事的认真。当然,不是说做事认真就代表事情做好。黄渤却用影片向所有人展示出他导演上的才华,审美上的卓越。

上映4天,黄渤导演的处女作《一出好戏》票房破6亿。然而,8月12日晚,一位名叫于梦媛的编剧在微博发文称,黄渤的《一出好戏》涉嫌抄袭她2013年写的剧本《男人危机》。她在文中说道:“2013年,我写了一个剧本并以一家影视公司的名义邀请黄渤出演剧中男一号,黄渤以故事框架与人物类型都不太适合为由拒绝了;但是,今天他却用雷同的故事框架与人物类型自编自导自演了他作为导演的首部电影《一出好戏》!”新京报第一时间联系了黄渤导演以及编剧于梦媛,两人均未做出回应;随后又联系了当时参与《男人危机》筹备工作的工作人员张进,还原了当时的一些事情经过。

所示如下图,8/10日电影《一出好戏》上映第一天票房情况:(图片出自猫眼电影实时票房)

复审评委合照,还有一位是通过网络电话参加会议的

图片 5

于梦媛

图片 6

如果说初审评委难在看片量大,筛选对象太多。那么,复审评委的难,则难在优中选优。在1307进51之后,他们能否杀出重围,最终入选竞赛单元的35个名额,这决定权还是掌控在7位复审评委的手中。

看这部片子的时候,随着剧情的发展,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当人处于绝境中,人心是否能保持不变?当人处于绝境中,再层层施压,各种各样的因素诱惑你,人心是否能保持不变?里面的马进、张总、小王等人似乎是代表着我们生活中每一种人,来回答了我心中的问题。于是,在这座人们流落的荒岛之上上演了一出好戏,群魔乱舞,众生万象,人性的光辉人性的扭曲和变幻让人不寒而栗。但是,爱情从来都是那么美那么美,带给人光明与希望。当舒淇饰演的姗姗纯真烂漫,犹如一团浑浊中的一眼清泉。如果没有她,那这部电影将是多么灰暗,压抑,与绝望。

连主演的名字都雷同

25.9%票房占比,1.15亿票房

离27号颁奖还有一天的时间,究竟这些作品谁能斩获奖项,大家众说纷纭。不过,针对几部长片在展映后的热议,资势君也特意跟这届FIRST青年电影展的复审评委徐元唐棣聊了聊,听听他们对这届入围作品的看法。

图片 7

于梦媛在文中说,2013年中旬她完成了剧本的初稿。她母亲作为法人申请了一家影视公司,加上张某的公司,共向辽宁省广电总局提交了申请。电影暂定名由《逃离囧境》到《异遇疯情》到最终的《男人危机》,该项目在经历了广电总局的退回申请与全剧本的审核后,终于在2013年9月29日获得了拍摄许可证。

1至我去观影的8/14日,票房情况如下:

徐元:电影记者、影评人,原《电影世界》主编、现人间电影大炮联合创始人及制作人唐棣:作家,电影导演(《满洲里来的人》)

今年的暑期档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影其实还是很优秀,从《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到现在这部《一出好戏》,中国有这么一帮有想法的导演、演员,拍出这样的让热爱电影的中国观众不会感到羞愧脸红。比起这个暑期档,国外电影所展现的东西,更多是感官刺激为主,比如《巨齿鲨》《摩天行动》。中国电影让我们看到了思想、责任、担当,这一切都全方位碾压外国那些所谓大片。

在广电总局备案公示表上,《男人危机》编剧名字显示:于梦媛。故事梗概为:三个素不相识的中国游客在前往阿拉群岛的旅行团中相遇,却阴错阳差坠入一个与世隔绝的原始部落。他们在此经历了奇闻趣事、险情窘境、逼婚暗杀,途中收获了亲情、友情与爱情,最终成功脱逃并脱胎换骨迎接崭新的人生。

图片 8

直到复审评委会的时候,才把所有片子全部看完

图片 9

剧本完成后,于梦媛第一时间将剧本递给了黄渤方。黄渤方很快作出了回应:剧本看过了,觉得故事题材与人物角色都不太适合。但随后的几年里,于梦媛一直试图通过各种关系与渠道联系并游说黄渤出演“钱进”一角,甚至联系了黄渤的好友王迅,并以邀请王迅出演导游一角的方式进行游说,但最终没有达成合作。

42.6%票房占比,7.13亿票房

在开复审评委会之前,评委们都会收到35部片子的拷贝,先行观看

另外,这部片中张艺兴算得上大赢家。在此之前,张艺兴这一类的演员,给人的印象一直是“明星”,“奶油小生”,但是这部戏之后,他完全可以甩掉这些弱智、肤浅的标签。这部戏里,他给观众展示出他在演技方面更多的可能性以及可塑性。他所饰演的小兴身上所体现的变化、成长,让这部电影看到了人性的纵深度和复杂性。

直到看完《一出好戏》的点映之后,于梦媛发觉该片抄袭借鉴了《男人危机》剧本中的故事创意与框架,“故事梗概、人物小传等与我之前的剧本都非常相像,连主演的名字都如此雷同,‘钱进’、‘马进’,‘老石’、‘老史’”。最后,于梦媛在文中还列举出《一出好戏》与《男人危机》在故事类型、核心创意、主要人物、故事发生的地点、故事大框架等方面的相似度对比。据悉,于梦媛目前正在积极地收集整理证据材料。

所以,夸的踩的,《一出好戏》到底好不好,起码数据上说明了,还是比较乐观的。相比一些现象级超高票房的电影来说,是还需要努力的类型。总得来说还是符合导演自述:有点儿意思。

资势君:这次复审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一天要看多少部片子,工作了多少天?

图片 10

知情人

看完黄渤导演的这部作品,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在上学的时候大家一起看的学生作品展映会。

唐棣:从我拿到片子,因为我还在拍摄自己的电影,每天都要看两三部左右。一直到评委开会,那一天全部看完。国外部分,因为我英文能力问题,看得不够仔细,这是我表示歉疚的地方,希望国外的新导演没被我耽误吧。国内部分我每一部在打分前,都会回看一遍确认自己第一次看完打得分数是否合理。

截至少侠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一出好戏》已经碾压了《爱情公寓》,今天票房来到了第一名,这是一件好事,至少越来越多的告诉现在还沉浸在金钱梦中的投资人和制片方,不要想着投机取巧,不要想着花里胡哨欺骗观众,只有拍好电影,才能真正赢得观众的尊重。

《一出好戏》偏现实寓言,《男人危机》偏喜剧

《一出好戏》不像市场上很完善的商业电影,在边边角角都处理地很圆润平滑。它只是个初学者的作业,是篇模仿了《满分作文100篇》写出来的学生作品,有灵光一现也有生搬硬套。缺点让老师们一个个点评可以讲到你挖个地洞钻进去。当然,面对这些建议,你只有红着脸听着,点头同意。你问我糙不糙,那肯定糙啊,但拍的精不精彩和态度端不端正是两码事,认真努力过并不能决定结果如何。

还有几部短片我这边出了问题没看成,我就在开评委会议之前赶到组委会,立即去看那几个片子,还好都很短,然后在开会之前填好分数这样。我整个过程都十分担心,就怕耽新导演们的每一部作品。看了再看,想了再想,所以我可以认真地说,无愧我这次所做的事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陈少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8月5日《一出好戏》的点映场活动中,参演的梁静曾透露黄渤在2010年的时候就想要拍这个故事,还曾希望管虎导演来执导,王宝强和自己参与演出。

然而我想说,我看完了这部电影内心很激动。

徐元:前几天有点磨蹭了,后几天一天看3、4部长片,还不包括短片。我是一个特别特别少通过电脑和电视看电影的人。

在《一出好戏》上映之前,新京报记者曾采访过该片主演之一王迅,采访中他说:“他最初跟我聊这部戏的时候大概是在2010年,当时他说想2011年拍,2012年上映。”而徐峥也在之前曾表示:“我第一次听黄渤说要拍寓言一样的电影是在蓝色港湾,差不多2009年、2010年的时候。”虽然黄渤的剧本从时间上要比《男人危机》早几年,但也不能断定两者之间构成抄袭。新京报联系到了2015年参与《男人危机》筹备工作的张进,还原了当时的一些事情经过。

电影作为一门现代艺术,其存在的价值就是作为一种视听媒介,是一种语言,通过这个媒介实现了导演与观众的深度对话。技巧高超的导演,通过电影与你对话是带有碾压式的感觉,你就像个学生,始终低着头聆听。而黄渤,更像是同专业的学长,来给你提一点建议。

这届青年导演太聪明,太懂事了,反而不够野

新京报:你们当时确实有找黄渤来演《男人危机》吗?

我通过电影,和导演黄渤展开了对话,是正儿八经地,你一句我一句地对话。我们聊了喜欢的电影,演员的表演,视效上的展现。也聊了魔幻现实主义,聊了社会的规则和演变,甚至带到了一点哲学性的东西。但是因为都是初学者,大家只是交换了观点,也都只能堪堪止于表面。

资势君:对这届片子的整体印象如何?

张进:编剧发的文章我看了,确实有这回事。当时我跟黄渤的经纪人打过电话,让他来参演这个剧本,经纪人说先看下剧本,大概两周以后就回复了,说现在黄老师在做导演,他们在写本子,后来就以这个理由拒绝了。当时黄渤那边也要了投资公司的进账流水,因为演员接戏都会有一些标准,有的需要剧本、PPT等各种资料,有的需要制作公司的财务流水,他认为你这家制作公司有制作能力,才会考虑接。当时就给他们发了制作工作近五年的流水,可能看了流水之后发现公司比较新,黄老师没有考虑,这很正常。

常说,通过和别人的对话,可以大致了解其性格。假如我事先不熟悉黄渤,我那透过电影,我应该大致说出导演的性格特征:诚恳、温和、实在、细心,有点聪明和小机灵,不过算是一种圆滑。

唐棣:我觉得不够野。以我对青年影展的期待这是不够的。我没有把这个标准放到整个电影的环境里去判断,因为我认为青年影展不是那个体系下来的。所以,我通过这次看片,觉得现在的青年电影人明显变得太懂事了。

新京报:《一出好戏》你看过了吗?你个人觉得和《男人危机》的剧本相似度大吗?

他和我说了很多,最后说的是:嘿,你看我导的这个第一部电影还可以吧,有问题那是肯定的,你尽管提,不过,也算是还行了吧。

好多片子我都得从很局部的点,去提名一部电影,也就是说,我觉得导演意识很好,他想去拍一个东西,这个点很好,它的执行有点差,这不是设备,资金的问题可以作为借口的,一个机位,一场调度,不需要钱的。好像每个作者的脑子里似乎都驻扎了一个审查员,审查员与撒野是无法共存的。

张进:片子看过了,它们确实有相似的地方,《一出好戏》的喜剧部分从故事背景来看,和编剧老师有很多雷同的,但是故事的线和故事内容是有做调整的,所以在这个方面有它自己的东西,而且《一出好戏》最后表达的意义跟之前编剧表达的意义是不一样的。黄渤这次的手法偏现实寓言一点,之前的剧本是偏喜剧吧,还是有区别的。

其次,我想说的是,透过电影我看到了黄渤身上另一个很重要的特质,就是作为文艺界工作者的自我觉醒。

徐元:可能青年导演,还是比较热衷于拍,所谓意义上的文艺片吧。而且今年好几个片都关注农村老人缺乏赡养的这个敏感的话题,题材也都是非商业的。

新京报:据悉在2015年的时候《男人危机》正在筹备演员,最后结果怎么样?

你看,但凡是有了一定的阅历,就会开始思考自己所肩负的东西,从而有了一定的使命感,脑袋里思考的问题死死地掐住你的喉咙,你拼了命地,想要大声呼喊。这样的表达欲望,真的是能让人亢奋到不行,不吐不快的存在。作为黄渤这个年纪的演员,在演艺界浮浮沉沉这么些年,早就已经不是《疯狂的石头》里面那个小毛贼了,而更多的是,生而为人的一些拷问和辩论。

《中邪》意识很棒,《我心雀跃》中规中矩

张进:那时候是在筹备,资方当时想请黄渤、王宝强、angelababy、王迅这几个主要演员来演,包括范伟老师也都聊过。当时就是在等黄渤和王宝强的档期,但黄渤拒绝之后,王宝强也就拒绝了,王迅是黄渤公司的,他人比较好,比较听从公司安排,也没接,那个戏最终也就撤了,没有拍成。

我很羡慕黄渤,他能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所思考的,想要和别人深度交流的东西拍成了电影。同时我又很嫉妒部分演员、明星转型做导演拍的片子,你有了机会有资源能表达自己所想表达的观点,说自己想说的话,有那么多人怀着期待想来电影院与你发生对话,你却只拍出了那么些个玩意,就像是坐着听了一场毫无营养的吹牛逼又或者是成功学讲座,真的是一种变相的浪费社会资源!

《我心雀跃》的问题就在于没问题

各方观点

作为一个从业者,我深知从有了一个点子慢慢地把这个点子变成一个片子,是一件很难做完美的事情,但我对每一部诞生的电影都充满敬畏,没有坏电影,只有不用心。

资势君:最近几天《中邪》和《我心雀跃》讨论度都很高,而且《我心雀跃》还是唯一一部拿到龙标的,您怎么看这两部片子?

迟静律师:“这类作品都要从故事框架、情节主线、主要人物设置、人物关系、具体情节、语句、表达的意义等方面举证。但不能听信当事人一方的陈述,必须看到尽可能多的原始证据。”

作为一部“作者电影”,《一出好戏》已经做地很好了,我想导演自己应该也比较满意了。

唐棣:《我心雀跃》我给它的一票是因为美术,还原那个年代的感觉和气息。片子本身我觉得没什么,我对青春片,尤其是拍成内地青春片这种的,都没啥感觉。这片子完成度,制作,演员啥的都没问题。但是问题就在这些没问题里了。

据一位不愿得罪“圈里人”的编剧透露,“为了防止创意故事被制片方剽窃,写完一个剧本后,一般要先去备案、版权注册之后,才敢拿出去给人看。”

包括这次我拍这个电影。听起来也许有点酸。就是你已经不是青年一代拼拼冲冲闯闯,或者你坐享一下市场的渔利就可以了。

其实你已经从电影市场和中国电影的发展过程中,获得了很多的东西。

所以你去做创作的时候,是不是应该稍微有点责任。在前人的路上,哪怕往旁边再拓宽一厘米、一毫米,再往前进一丝丝。

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中邪》是影像质量不足,但是很巧妙地利用了不足。这是导演意识很棒。但我个人揣测,它的类型转换是运气成分太大。但这不影响我支持这部电影,但赞美谈不上。

采写/新京报记者 滕朝

最后我想说,感谢导演黄渤,看完了你的片子,我很喜欢,虽然我可能不久就忘了剧情。

徐元:我个人不是很喜欢《中邪》,我对伪纪录片式的恐怖电影也不太感冒,毕竟它相比以往国产恐怖片来讲,它算是从头到尾圆起来了,也不是特别狗血,但我本身就不太欣赏这种类型,我可能觉得这种类型本身就是一个特别噱头、特别商业的东西,虽然它编的有头有尾,但也就是圆的比较好,谈不上多么多了不起。

但让我回想起,作品展映会结束的那天晚上,和认识的几个好友,在宿舍阳台上喝着啤酒,互相埋汰对方的片子,谈论着有的没的话题,直到天边泛起红霞,越来越亮,刺的眼睛生疼。

《我心雀跃》中规中矩吧,很平淡,对我而言。它比现在市面上的青春校园片,好像要强。但你不能说它就是好的,你不能说我没有放三聚氰胺、我也没有放苏丹红,但其实做的也很平淡啊,没味啊,我就要去表扬它,它本身也不太好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评委喜欢的长片另有其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水深自有船渡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徐元更喜欢《八月》,而唐棣认为《喜丧》虽不够闪光,但却不容忽视

资势君:那两位导演都对哪几部长片印象深刻呢?

唐棣:长片题材好的,应该是《国界》,导演意识的,应该是《中邪》。《国界》有一个好题材,导演表达的上也是这届长片中,小成本下完成度非常好的。但是我觉得导演的角度太温和,或者我说直接一点,就是把一个因该有潜在力量的片子,拍成了一个韩国煽情片,只是没有那些偶像而已。

《喜丧》特别传统,一个老太太的生活。立场也是传统的,我觉得我给了它一票是那种沉稳的东西。这届片子里表面的,浮的片子不少,它是那种砸在生活里的。不闪光,却不容忽视,因为我们身边的情况就是如此。

徐元:我喜欢《八月》,它技巧很成熟,拍的很有电影感,在情感上很打动我。因为它讲的是,90年代中期国营企业的现状,面临着下岗啊,一些转型啊,是很写实的,实际上还挺有诗意的,因为它是讲一个电影厂的变迁。各方面,都符合我对一个不错的电影的定义,视听、表演、剧作、主题和情怀的,这些东西都是我能认可的。

其他的片,没有特别喜欢的,还有一个《喜丧》,从影片题材来讲,好像比较欣赏它,但不至于很喜欢它。还有评委相对比较喜欢的一个,是《中邪》,但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就是有点意思。

《野长城》和《南》争议最大,评委会见证起死回生

在复审会议中,《野长城》和《南》的争议非常大

资势君:这些作品,在复审会议中哪些争议比较大?

唐棣:争议大的是纪录片那块,好多跑票现场。但有的片子就得争取,从一票到四票这样。我见证了好几个片子得起死回生。我觉得我力挺的几个,都回生了。

有个纪录片《南》,我觉得这个纪录片,好在真实,就像我了解到的很多追求电影的年轻人的生活那样,可能有点装逼,有点粗糙,有点可笑,但它有一个特别清晰的理由支撑着,无论这个理由在外人看来,多么可笑。青年影展的主要观众我觉得就是这群新的电影人,在挣扎的年轻人,我的理由是这部片子可以成为一面镜子,让观众看到自己。很多纪录片的确主题深刻,宏观,但是对年轻观众没啥吸引力。

FIRST青年电影展复审会议现场

徐元:我们对《野长城》就讨论的特别激烈,有的特别讨厌它,有的评委还是觉得它在视听语言上和类型上有突破,但我们就觉得你不能因为你有了创新,我不站那儿走,我打倒立走,这也没什么,我不能因为你打倒立走,就是个竞走天才,可能对某些人来说,它就是一种新的迹象,因为摄影还是值得鼓励的,它好像入围了一些提名吧。

还有个纪录片叫《南》,讲北漂艺术家怎么混的,一个挺私人的纪录片,当时就有评委认为,比起其他成熟的艺术片,这个不是很有意思,做的也比较糙。也有其他评委觉得,这种东西也不能按制作水平来衡量评判,其实都有道理。说实话,我不太喜欢。个人都有个人的想法,也不能强迫大家一致,而且大家对它的阐述是不一样的,因为我觉得像《南》这种,做的比较糙,而且你不觉得这种好,不客气的讲是因为有点猎奇,你才想去看。

策划、撰文、制作/良小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