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福建文艺发展专项资金资助项目公示

附:2019年度电影精品专项资金拟资助项目公示表

审计是目前对精品专资近乎唯一的外部监督方式,南方周末记者查到的部分审计署公告显示:

3522vip.com 1

《中国女排》由陈可辛执导,张冀编剧,巩俐主演。改编自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的真实事件,讲述了中国女排的奋斗历程和顽强拼搏、为国争光的感人故事。影片将于2020年1月25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按照管理办法,精品专资是围绕电影制作进行资助:包括华表奖和夏衍剧本奖的奖励,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和重点题材剧本创作和影片摄制,优秀国产影片生产、宣传、发行、放映以及购买公益性放映版权,保护电影版权等方向。

日前,2018年度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和福建省地方戏曲扶持专项资金评选出一批拟资助项目。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和地方戏曲扶持专项资金由省委宣传部组织申报评选,近年来,扶持资助了一大批导向正确、主题突出、福建特色鲜明的文艺创作项目,极大推动了福建文艺精品创作生产和文艺活动交流,为推动文化强省建设营造了浓厚氛围。

文/丸子

还有一些电影获得了广电总局的补贴,但连当事人也无法判断资金是否属于精品专资之列。

根据《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经单位推荐、专家评审等程序,省委宣传部审核初定了2018年度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拟资助项目33项。现公示如下,公示期为10月18日至22日,联系电话:0591-87805295。

[1905电影网]3522vip.com,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电影制片人谢晓东说,几年前,他曾有两部儿童和农村题材电影获得过电影局的补贴,也是没有申请程序,只是被通知获得补贴,但在那过程中,没有人对他提及精品专资这个名目。

今年6月以来,省委宣传部围绕党的十九大召开、纪念改革开放40年等重大活动,重点遴选福建省文艺精品创作“五大工程”,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红色文化保护、传承和弘扬工程等相关创作项目以及网络文艺、基层文化项目等。经单位推荐、专家评审等程序,审核初定了2018年度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拟资助项目33项,地方戏曲扶持专项资金拟资助项目26项。根据《福建省文艺发展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和《福建省地方戏曲扶持专项资金管理办法》有关规定,10月18日至22日在东南网(

文章配图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人员删除

从2001年制作《安阳婴儿》算起,已有13年制片经验、制作了多部知名电影的方励说,自己从未获得过政府补贴,我只知道要交税。

3522vip.com 2

1905电影网讯
据国家电影局网站,2019年度电影精品专项资金拟资助项目已经进行公示。其中,电影《中国女排》位列资助优秀国产影片宣传推广一栏。

精品专资的前身叫影视互济金,发起于1996年。那是一个政府财政并不宽裕的时代,当时一份广电部、财政部下发的文件透露了这个影视互济金的由来经中央领导批示,同意从电视收入中提取部分资金支持电影发展努力实现电影电视互济的精神。

在广电总局网站上,只能查到华表奖和夏衍剧本奖的获奖情况,后者按其公开的征集启事,一年总奖励额为240万元。至于其他几类精品专资的使用流向和获得补贴的电影或项目名单,则未见明确指向。

《倮恋》同样也获得了35万元的资助。王勇说,因为这部电影既有少数民族元素,也有农村元素,所以单部获得的补贴金额略高些。他获知的信息是,这类补助一般每部电影30万元左右。

在上海市文广影视局网站上发布的《上海市扶持电影精品专项资金实施细则》上,对资助额度、申报办法和监督管理等都有明确说明,虽然至今也没有公布补贴资金明细,但至少每年获得补贴的电影名单,会予以公示。

另一位电影制片人2012年一部城市题材电影审查通过后,莫名其妙地从电影局拿回了5000块的现金补贴,亦不知名目。南方周末记者问了其他几位2012年有电影送审的制片人,得到的回答是一分钱也没拿到过。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所有电影制片人均反馈,在历次电影送审流程中,从没被任何人告知,有这个精品专资的存在,以及如何申请资助。

也不知其他电影拿了多少,我们就是这几十万。王说。

事实上,这些年,诸多公开可查有关文化产业发展的政府文件里时常提及,电影精品专项资金是和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并列的两大电影补贴项目。和电影专资侧重补贴电影院不同,精品专资是围绕电影制作进行资助。

一位有过和国有电影制片企业挂名合作经历的民营影视公司创办人李飞说,国企挂名之后,一方面可以给一些投资,一方面他们可以据此作为其生产指标获取补贴,也会承诺给个人一些奖励。

南方周末记者随机采访了方励、谢晓东、戢二卫、冯睿等多位活跃在业界的电影制作人,有的从业十几年,有的入行几年,但几乎所有对话都是这样开始的。

中央不公开,地方更透明

多位电影制作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这项补贴的一种流向,是一些有国有电影制片企业挂名的电影。得到的补贴,则会在电影拍摄中以各种报酬的方式流入个人口袋,富了和尚穷了庙,而这类电影可能拍完就再不见天日了。这在电影圈一定范围内,早已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所有香港电影人都可以申请这些基金,但要获得资助,需根据资助类型,填写十几二十页不等表格,详细阐述申请人背景、申请项目内容、财务计划等方方面面的信息,每类申请都附有详细告诉你如何申请的指引,也有十页八页。最终获得融资的电影与获得资助的电影活动,每一笔金额都在网站上予以公示。

到2006年,财政部制定了《电影精品专项资金管理办法》,将此专项资金改为由中央财政在预算内安排。文件并未透露预算安排的金额,只是在电影局副局长喇培康等广电总局官员近年的公开发言中,多次提及这笔预算是每年1.5个亿。

从来没有。

由于年初申报的预算细化不够和财政部批复资金具体使用方案及资金拨付到位时间较晚,导致电影精品专项资金2004-2006年底结余分别为1.02亿元、1.03亿元和7294.46万元;

香港电影发展基金的使用,还被置于香港审计署的追查和立法会议员的批评中,并需据此检讨改进。

一位以电影频道为主要销售对象的数字电影制片人说,电影频道购买电影版权的经费,也会获得财政补贴。

李飞获得的承诺是20万元,但他表示,自己并不能确定对方据此所获补贴,是来源于精品专资,还是其他名目的拨款,他们不会告诉我这些。

尽管竭力多方查找,南方周末记者也只找到四部并不知名的电影,曾经公开称自己属于精品专资资助对象。

另一部获得资助的电影,是云南文山新影公司制作的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倮恋》,在2010年获得了精品专资的资助。这家公司负责人、当地作家王勇说出了和王汉清类似的经历,送审之后,接到了电话就像天上掉馅饼。

你听说过电影精品专项资金吗?

我公司是在2008年获得的精品专资的资助,在我之前和之后,都没有听说过湖北省有其他电影获得了这项补贴。熟悉湖北影视圈的王汉清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时的《长江日报》称,两部电影总计获得了35万元的资助。

比如,根据广电总局公开的各种文件可知,其每年会对一些农村题材、儿童题材、动画片等类型的电影予以各种名目的专项资金资助,部分也通过新闻渠道发布过获得资助名单,但这些专项资金和精品专资的关系,业界亦无从判断。

主管这只基金的香港电影发展局,由少量政府人士和诸多资深业内人士担任委员,现任主席是来自电影业界的议员马逢国,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常任秘书长只是出任副主席。此外,还下设有三个业界顾问团,分别从制作预算、收入预算和创意性方面,协助审核基金的发放。

公开资料显示,电影审查委员会主要负责电影的审查工作,只有获批电影才能上映,委员会组成人员除了广电总局的官员,还有一些学者、编辑和导演。

在采访中,南方周末记者向一位省级电影管理部门的官员谈到公开渠道很难查到精品专资的补贴去向时,这位官员笑了起来,说:拿的人不愿意告诉你,给的人更不愿意告诉你。

如果按一部电影300万-500万的成本计算,1.5亿的年度拨款金额足够制作300-500部电影。但在过去三年,各类国产电影生产总量分别是721部、791部和893部。而市面上公开宣称自己获得过这项补贴的电影屈指可数,除了审计部门的点名,外界难以窥知这项财政资金的明细。

王勇描述了他所了解的精品专资补贴的发放由来:每年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在对电影进行审查之后,会评选出一些艺术和技术质量不错的主旋律影片,予以资助。所以,这不是由谁去申请,而是由他们来评选。

以上海为例,从2011年开始,每年地方财政拿出2500万元用于补贴电影制作,扶持3至5部重点精品影片的拍摄与制作;重点培养优秀青年电影人才,扶持4至5部新人新作。

在广电总局的网站上,从未披露过精品专资的使用流向和获得补贴名单。

如果按一部电影300万-500万的成本计算,1.5亿的年度拨款金额足够制作300-500部电影,而过去三年各类国产电影生产总量分别是721部、791部和893部。

2010年,广电总局未经财政部批准,将电影精品专项资金-优秀国产影片宣传费预算1570万元、走出去工程工作专项经费预算202.08万元调整用于其他项目支出。但公告未披露被用于什么项目支出。

其中两部,名为《守护》、《乡医情》,都是农村题材电影,是由一家名为武汉楚天寒青的影视公司和湖北省几个政府部门联合制作。这家公司的创始人王汉清,早年曾在新华社湖北分社从事报告文学创作,后创办影视公司,以主旋律电影为主要制片方向。

香港则是更好的样板。香港1999年设立电影发展基金,由财政注资,用于中低成本电影制作融资、香港电影的推广等方向。

喇培康几个月前曾在公开发言中表示,将争取国家财政资金对国产电影的扶持,力争在国产电影精品专项资金每年1.5亿元的原有基础上提高额度。

电影《倮恋》获得了电影精品专项资金35万元的资助。

早期的政策是,中央电视台每年按电视广告纯收入的3%计算,上缴广电部,专户存储,支持电影精品摄制。

天上掉馅饼

尽管记者尽力去查询这些补贴项目的官方资料,所得结论也不过是:这些说得清或说不清名目的财政补贴项目,罕有公布申请程序,少有公开获资名单,至于资金分配与流向,全都未见公示。

虽然精品专资依然不透明,但有的省市的同类补贴,形式上更为规范和公开事实上,除了中央设有精品专资,很多省市也设有自己的精品专资。

对上述诸多业界困惑,南方周末记者试图联络广电总局详询,但广电总局办公厅要求记者只能联络一个新闻发言人办公室电话号码,但这个号码始终无人接听。

名目不少 关系不详

即便是圈子不大的电影制作领域,也有相当多的人并不知道这个存在了17年、专门针对他们的财政补贴项目电影精品专项资金。

这份文件还附了一页纸的《资助申请书》,申请者需要简单填写资助对象情况、项目预算、申请金额和资助理由等栏目。但文件并无只字提及,国产电影申请资助的流程是什么。

被问及获取资助的流程时,王汉清说,送审之后,有一天突然接到电影局的电话,让填申请表,他们发来一个传真,让我们填好传过去,后来钱就打到我们账上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