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专业户”扮演鬼子4年“死”6000次 曾遭观众扔鞋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上的抗日剧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专业出身的杨磊还是在演出中力求突破。

演鬼子军官久了,就很难跳出现在这个人物,感觉演什么都带有这个范。杨磊说,直到现在他仍在思考如何更好地诠释鬼子军官这一角色,剧目是死的,角色是活的;场景是死的,人是活的。

3522vip.com 1

这样的剧情对看惯了抗战神剧的观众来说,并不陌生。但是,将这一幕搬出荧幕之外,在现实中搭景演出,尤其是在素有八路军的故乡之称的武乡,观感就完全不一样了。

演出结束后鬼子和八路一起向观众致意

觉得《喜剧之王》主角就是自己

他的顾虑不无道理。曾有一位19岁小伙在剧团演“鬼子”,才干了两三天,他的父母就从老家赶到武乡,将他强行领走,“咱们什么都能演,就是不能演日本人”

在红色武乡演一出抗战剧,尤其是真实的历史故事配合逼真的表演,常常让鬼子演员受到观众的指指点点。作为剧组的负责人,在《反扫荡》中饰演鬼子军官的杨磊就曾因为杀了八路军受到场外观众的矿泉水瓶招呼,砸到晕眩仍在卖力演出。这一演就是四年,死了不止6000多次,其他扮演鬼子和汉奸的小伙伴,也曾有过相似的经历和待遇。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其实,最初刘川是想演八路。可一穿上戏服,导演的一句这是演鬼子的料顿时让他凌乱。时间一长,刘川也想通了:这是我的工作,就算是乞丐
,也要把它演好。只是,他当八路军出身的姥爷,至今也不知道外孙以在扮演鬼子。

3522vip.com 2

山西武乡,在抗战时期,曾是八路军总部的驻扎地,许多老一辈革命家曾在此运筹帷幄,指挥作战,素有八路军的故乡,子弟兵的摇篮之称。情景剧《反扫荡》正是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搭景上演,演出场地完整还原当时八路军抗日的场景,演出细节更是精准逼真:响彻全场的弹药爆破、浓烟滚滚的高台炮楼、一窜而起的熊熊大火;震塌的屋檐、炸坏的墙壁,敌我双方拳脚真功夫的对阵从视觉到声效都十足震撼,对离表演咫尺之外的观众来说,绝对是从未有过的观感体验。

刚工作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早起读半小时的报纸。两三年下来,总是把赵娜娜说成赵辣辣的他,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今,若非记者精通四川方言,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小鬼子的恶行引发当地村民的强烈愤慨,八路军侦察员窃取了日军情报,并枪杀了两名作恶多端的小鬼子。

《法制晚报》4月14日刊出文章《红色景区里的“鬼子兵”》,解读“鬼子”和“翻译”的双面人生。以下为文章全文。

他们主演的情景剧《反扫荡》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已上演了整整四年,这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在节目中与周立波撞出了怎样的火花?他们的梦想最终如何实现?昨晚的中国梦想秀,给出了答案。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如今杨磊已是一个16个月女童的父亲,家庭的责任让他放弃了一度想要外出寻梦的想法。何况,他的演出已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走在武乡当地,他偶尔也会被路人认出。

在众多“鬼子”当中,太原小伙刘川饰演的“鬼子”戏份仅次于杨磊。

筑梦武乡 《反扫荡》一演就是四年

突然,一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或者皮鞋,从三米来高的看台飞入场中,正中杨磊头部。观众间随之爆出打倒小日本的呼声这样的遭遇曾在2012年和2013年连续发生。头部遭击,疼痛不言而喻,但杨磊只能接着演下去。

在众多鬼子当中,太原小伙刘川饰演的鬼子戏份仅次于杨磊。

紧急状况也可能在演出中发生。刘川在2013年夏赶上一次中暑,昏昏沉沉之际,他仍要驾驶摩托车在场内疾驰,待与他搭戏的“八路”从车轮前滚过,再飞车过墙。他在驾车冲上跳板的一瞬设想了种种可能,要么飞得过猛撞墙,要么飞不过去摔下来。幸运的是,飞墙而过的摩托车稳稳当当落在了地上。在刘川看来,这是数千次飞跃带给他的熟练。

6月11日晚上9点半,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的舞台迎来了一批草根演员。与以往的追梦人不同,这些草根演员是来自山西武乡的鬼子演员。

作为四川一家公司的签约演员和剧组负责人,杨磊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内的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中饰演鬼子军官或伪军队长。无论角色如何变化,剧情均以其被击毙而结尾。每到周末或旅游黄金周,演出频次翻番,杨磊掐指一算,他平均每天要死三四次。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2015年4月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官网发布消息,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日前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题材电视剧播出工作部署会”中明确表示,“宁缺毋滥,对过度娱乐化的剧不得发证。”有媒体认为,此举或使“抗战神剧”从此谢幕。

《反扫荡》是上演于山西武乡八路军文化园的情景剧。该剧依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带领武乡抗日民众展开的一场反扫荡为背景。讲述了武乡原本安宁的小镇被日军侵占,八路军侦查员秘密窃取日军情报后遭到追捕,地下党员为掩护侦查员与鬼子军官进行激烈对抗后英勇牺牲,随后日军对小镇进行了大扫荡。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出击将日军歼灭。

演了4年鬼子兵,他不敢告诉曾经当过八路军的姥爷

刚工作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早起读半小时的报纸。两三年下来,总是把赵娜娜说成赵辣辣的他,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今,若非记者精通四川方言,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在这之前,刘川是摩托车厂商的签约车手,一年到头跟随厂商各地来回跑促销。每到一地,他就要通过特技向消费者展示车辆性能。他最拿手的动作是翘头原地转圈。走乡串镇的日子过了两年,他想要安定下来,这才“投奔八路”。

不过,不久前,他们的这些经历被腾讯网、凤凰网等媒体广泛报道,这不仅让剧组走入了大众视野,被更多观众理解与尊重,甚至还有游客远赴山西武乡,只为亲历现场目睹一场《反扫荡》。现在,他们对演艺梦想的乐观与坚持,则通过6月11日的《中国梦想秀》,感动并鼓励着更多的人。

据八路军文化园工作人员陈凤枝介绍,除了老人因演出而激动落泪之外,游客因观看演出变得愤慨,继而殴打鬼子军官和翻译的事也时有发生。

类似的场景在今年清明小长假后的首个工作日再度发生。4月7日下午,看台上只来了一家三口,全团就为他们送上了这段约25分钟的剧情。

杨磊对此选择逆来顺受:“如果我们演得不逼真,观众也不会扔我们,我想这对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吧。”

演四年鬼子死了六千次

如今,刘川也在景区出演了两千多场,骑坏了三台摩托车。演出一多,就难免发生意外。在一次排练中,他驾驶的摩托车飞得过猛,越过了本应作为落地缓冲的木制斜坡,直接摔在水泥地上,摩托车压住了左腿膝盖,索性并未伤及骨头,仅造成了韧带损伤。

曾一度想要出演“八路”的刘川,如今正感觉自己塑造的“鬼子”形象已进入巅峰状态,但他仍试图更加专注。他甚至为这一角色蓄起了八字胡:“这是有必要的,因为精神松懈,会导致整场状态不佳。”

2011年一次外景演出,他不慎被尚不熟悉枪械的队友击中。虽然没有弹头,近距离火药的冲击还是让他的右小腿在缝合三针后留下一道疤痕。

曾一度想要出演八路的刘川,如今正感觉自己塑造的鬼子形象已进入巅峰状态,但他仍试图更加专注。他甚至为这一角色蓄起了八字胡:这是有必要的,因为精神松懈,会导致整场状态不佳。

“什么都能演 就不能演日本人”

因为演出逼真,鬼子和翻译甚至会遭到游客殴打。《法制晚报》记者日前走近他们,解读鬼子和翻译有着怎样的双面人生。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的确,刘川偏瘦的体形套上鬼子的黄军装,戴上“屁帘帽”,再给鼻下画上一抹黑胡,顿时被塑造成一个活脱脱的。更何况,要发挥自己的摩托车特技,也只有“鬼子”可选。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微博]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21岁的山西运城小伙关鸿胜在《反扫荡》中扮演翻译官。在他看来,因为职业需要,平时他和其他演员也会观看抗日剧,他还会特别留意其中的翻译官,学习别人是如何表现这一角色的。

山西武乡县“八路文化园”内的游击战体验园:硝烟中的地雷战体验者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据八路军文化园工作人员陈凤枝介绍,除了老人因演出而激动落泪之外,游客因观看演出变得愤慨,继而殴打鬼子军官和翻译的事也时有发生。

但这半年,对拥有“八路情结”的刘川来说太过短暂。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

“演鬼子军官久了,就很难跳出现在这个人物,感觉演什么都带有这个范。”杨磊说,直到现在他仍在思考如何更好地诠释“鬼子军官”这一角色,“剧目是死的,角色是活的;场景是死的,人是活的。”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上的弹着点爆破效果和中弹者口中和身上的血包,令人难辨真假。就连卖烧饼的路人甲,也在走场时不忘将烤炉上的烧饼来回翻转,情节极为细腻。

作为一名演员,两千多场一成不变的角色难免让人乏味。可一旦上了场,他就自动切换到精神饱满的状态。在他看来,自己饰演的只是一个角色,每天面对的却是不同的观众。越是演得顺,越易失去平衡,就仿佛楔入木中的钉子,难以自拔。

“如果将来有需要,我也有可能去横店演‘鬼子’,但如果有‘手撕鬼子’那种,我不会演。”关鸿胜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尽管自己也以出演抗日情景剧为生,但在看到有些抗日剧中的雷人情节时,“我们也会发笑。”

同样是在当年夏天,两名男游客在谢幕时拽住了杨磊和翻译官,五六名游客嚷嚷着要打汉奸,幸亏被保安及时拦住,事态才未恶化。

30岁的刘川是八路军后裔。在他的童年,曾在河北作为八路军参与抗日的姥爷时常给他讲些抗战故事。加之对《亮剑》、《民兵葛二蛋》这样的抗战剧的热爱,他在2011年11月投奔八路军文化园,试图出演一名八路。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自己在景区所饰演“鬼子”一事,刘川都不知如何向家人和朋友启齿。

广电总局4月7日消息,对过度娱乐化的抗战剧不得发证。有媒体称,抗战神剧或就此谢幕。
很少有人知道,在山西武乡有一群草根演员,他们没有雷人的台词,没有炫目的绝世神功,更没有吸睛的美女情色,却也让观众为之落泪。

增肥,是他为适应角色所做的另一件事。刚来景区时,体重160斤的杨磊仍感觉撑不起鬼子军官的气场。为此他没少吃夜宵,身高不足170公分的他一度增肥至180斤。尽管妻子一直让他减肥,但他依然试图维持170斤的体重,我并不是好吃,只是觉得需要这个体重。

30岁的刘川是八路军后裔。在他的童年,曾在河北作为八路军参与抗日的姥爷时常给他讲些抗战故事。加之对《亮剑》、《民兵葛二蛋》这样的抗战剧的热爱,他在2011年11月投奔八路军文化园,试图出演一名“八路”

更多难以预见的危险来自于观众。《反扫荡》的高潮发生在鬼子军官砍杀百姓之时杨磊在质问谁是八路时,把军刀使劲按在一名百姓的肩膀上,对方则徒手握住刀刃,鲜血直淌。

什么都能演就不能演日本人

从业后,杨磊曾完整地看过电影《喜剧之王》。片中周星驰饰演的伊天仇(观察者网注:《法制晚报》原文为“伊”,实应为“尹”)为追求演艺事业所经历的坎坷让他落泪。他觉得片中的伊天仇就是自己和那些漂泊在北京和横店的朋友,“我的朋友可能比伊天仇还惨,一个演员想得到导演的认可,太难了。”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而他当八路军出身的姥爷,至今也不知道外孙以在红色景区扮演鬼子为生。

被游客扔鞋后只能接着演

演了四年鬼子军官,杨磊死了近六千次。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3522vip.com 3

杨磊对此选择逆来顺受:如果我们演得不逼真,观众也不会扔我们,我想这对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吧。

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上的弹着点爆破效果和中弹者口中和身上的血包,令人难辨真假。就连卖烧饼的路人甲,也在走场时不忘将烤炉上的烧饼来回翻转,情节极为细腻。

演出团长杨磊在用彩笔画胡子

增肥,是他为适应角色所做的另一件事。刚来景区时,体重160斤的杨磊仍感觉撑不起鬼子军官的气场。为此他没少吃夜宵,身高不足170公分的他一度增肥至180斤。尽管妻子一直让他减肥,但他依然试图维持170斤的体重,我并不是好吃,只是觉得需要这个体重。

对于将来如何向女儿解释自己以饰演鬼子军官为生,杨磊迟疑了一下:还是要换个形式来讲。

类似的场景在今年清明小长假后的首个工作日再度发生。4月7日下午,看台上只来了一家三口,全团就为他们送上了这段约25分钟的剧情。

杨磊回忆,2012年夏天,《太行游击队》演出结束后,一位女游客与演员一一握手,当走至饰演鬼子军官的人面前时,突然给了对方一巴掌。

作为剧中唯一一名特技演员,刘川要驾着摩托车以翘前轮的方式从两名游击队员中间掠过,紧跟着冲上一段斜坡,飞过一堵两米来高的土墙。而后栽入院中,炸弹从他身边爆炸,给观众形成鬼子车毁人亡的视觉。

突然,一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或者皮鞋,从三米来高的看台飞入场中,正中杨磊头部。观众间随之爆出“打倒小日本”的呼声——这样的遭遇曾在2012年和2013年连续发生。头部遭击,疼痛不言而喻,但杨磊只能接着演下去。

鬼子兵每天都要死3、4次

他的顾虑不无道理。曾有一位19岁小伙在剧团演鬼子,才干了两三天,他的父母就从老家赶到武乡,将他强行领走,咱们什么都能演,就是不能演日本人。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上的抗日剧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专业出身的杨磊还是在演出中力求突破。

21岁的山西运城小伙关鸿胜在《反扫荡》中扮演翻译官。如果将来有需要,我也有可能去横店演鬼子,但如果有手撕鬼子那种,我不会去。关鸿胜说,尽管自己也以出演抗日情景剧为生,但在看到有些抗日剧中的雷人情节时,我们也会发笑。

语言是他的第一道障碍。一下子要把说了20多年的川音纠正为普通话并非易事,但在杨磊看来又显得迫在眉睫,“人物塑造靠的是台词和肢体,台词不到位,观众就看得很迷糊”。

杨磊的剧团伙伴:

可等一穿上戏服,导演的一句“这是演鬼子的料”顿时让他凌乱:“我想演八路,怎么成了鬼子。”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3522vip.com 4

在这之前,刘川是摩托车厂商的签约车手,一年到头跟随厂商各地来回跑促销。每到一地,他就要通过特技向消费者展示车辆性能。他最拿手的动作是翘头原地转圈。走乡串镇的日子过了两年,他想要安定下来,这才投奔八路。

21岁的山西运城小伙关鸿胜在《反扫荡》中扮演“翻译官”。在他看来,因为职业需要,平时他和其他演员也会观看抗日剧,他还会特别留意其中的“翻译官”,学习别人是如何表现这一角色的。

从业后,杨磊曾完整地看过电影《喜剧之王》。片中周星驰饰演的伊天仇为追求演艺事业所经历的坎坷让他落泪。他觉得片中的伊天仇就是自己和那些漂泊在北京和横店的朋友,我的朋友可能比伊天仇还惨,一个演员想得到导演的认可,太难了。

作为一名演员,两千多场一成不变的角色难免让人乏味。可一旦上了场,他就自动切换到精神饱满的状态。在他看来,自己饰演的只是一个角色,每天面对的却是不同的观众。越是演得顺,越易失去平衡,就仿佛楔入木中的钉子,难以自拔。

2015年4月7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官网发布消息,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日前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题材电视剧播出工作部署会中明确表示,宁缺毋滥,对过度娱乐化的剧不得发证。有媒体认为,此举或使抗战神剧从此谢幕。

2011年一次外景演出,他不慎被尚不熟悉枪械的队友击中。虽然没有弹头,近距离火药的冲击还是让他的右小腿在缝合三针后留下一道疤痕。

针对当前充斥在荧幕上的抗战神剧,有评论文章认为,除商业因素驱动之外,对历史和侵华日军缺乏应有的尊重也是抗日神剧不断雷人的重要原因。

白天的演出结束后,刘川和杨磊在晚上排练话剧《太行游击队》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反扫荡》这部短短约20分钟的情景剧,还设定了一名八路军战士在战斗打响后被鬼子击伤倒地的细节。

更多难以预见的危险来自于观众。《反扫荡》的高潮发生在“鬼子军官”砍杀百姓之时——杨磊在质问谁是八路时,把军刀使劲按在一名百姓的肩膀上,对方则徒手握住刀刃,鲜血直淌。

虽然最终接受了鬼子这个角色,但刘川始终对自己向往的八路角色念念不忘。他先是私下跟着一位演八路的前辈学动作,而后在《太行游击队》中演了半年的八路营长。

杨磊回忆,2012年夏天,《太行游击队》演出结束后,一位女游客与演员一一握手,当走至饰演“鬼子军官”的人面前时,突然给了对方一巴掌

演鬼子军官四年,杨磊穿坏了15双皮靴,磨破了上百双袜子和四套鬼子军装。

如今杨磊已是一个16个月女童的父亲,家庭的责任让他放弃了一度想要外出寻梦的想法。何况,他的演出已得到了观众的认可。走在武乡当地,他偶尔也会被路人认出。

无论是观众数还是影响力,景区内的情景剧都无法与荧幕上的抗日剧相提并论。尽管如此,专业出身的杨磊还是在演出中力求突破。

《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反扫荡》这部短短约20分钟的情景剧,还设定了一名八路军战士在战斗打响后被“鬼子”击伤倒地的细节。

这与电视荧幕上演的抗战神剧形成鲜明对比。

3522vip.com 5

如果将来有需要,我也有可能去横店演鬼子,但如果有手撕鬼子那种,我不会演。关鸿胜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尽管自己也以出演抗日情景剧为生,但在看到有些抗日剧中的雷人情节时,我们也会发笑。

增肥,是他为适应角色所做的另一件事。刚来景区时,体重160斤的杨磊仍感觉撑不起“鬼子军官”的气场。为此他没少吃夜宵,身高不足170公分的他一度增肥至180斤。尽管妻子一直让他减肥,但他依然试图维持170斤的体重,“我并不是好吃,只是觉得需要这个体重”。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微博]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杨磊介绍,在参演的46名演员中,只有22人是专业出身。作为演出团的团长,他希望用这股认真劲,去感染身边的其他演员,再让演员去打动观众。

如果鬼子太弱智这戏就不严谨

针对当前充斥在荧幕上的“抗战神剧”,有评论文章认为,除商业因素驱动之外,对历史和侵华日军缺乏应有的尊重也是“抗日神剧”不断雷人的重要原因。

同样是在当年夏天,两名男游客在谢幕时拽住了杨磊和翻译官,五六名游客嚷嚷着要打汉奸,幸亏被保安及时拦住,事态才未恶化。

如今,刘川也在景区出演了两千多场,骑坏了三台摩托车。演出一多,就难免发生意外。在一次排练中,他驾驶的摩托车飞得过猛,越过了本应作为落地缓冲的木制斜坡,直接摔在水泥地上,摩托车压住了左腿膝盖,索性并未伤及骨头,仅造成了韧带损伤。

可等一穿上戏服,导演的一句这是演鬼子的料顿时让他凌乱:我想演八路,怎么成了鬼子。

在剧团里,演员们没有特定的休息时间,全年除大雨雪或结冰天气,情景剧演出都要进行。2013年11月,《反扫荡》看台上只来了一位50多岁的观众,46位演员就为他一人演了一出戏。演出结束,全体演员鞠躬、谢幕,一切照旧。

虽然戏份出众,鬼子刘川还是一心想演八路。

这场长约20分钟的情景剧,以1943年5月八路军在武乡粉碎日军的扫荡行动为背景而改编:一支日军侵占了原本安宁的小镇,八路军侦察员从其驻地窃取了情报,两名日军在追击途中被杀。“鬼子军官”遂抓捕了全镇所有百姓质问,一名地下党员为掩护人群中的侦察员而牺牲。“鬼子军官”恼羞成怒,下令枪杀百姓。危急之时,八路军四下杀出将日军歼灭。

在剧团里,演员们没有特定的休息时间,全年除大雨雪或结冰天气,情景剧演出都要进行。2013年11月,《反扫荡》看台上只来了一位50多岁的观众,46位演员就为他一人演了一出戏。演出结束,全体演员鞠躬、谢幕,一切照旧。

鬼子的结局无一例外都是被击毙

本欲投奔八路孰料出演鬼子

对于将来如何向女儿解释自己以饰演“鬼子军官”为生,杨磊迟疑了一下:“还是要换个形式来讲。”

突然,一个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或者皮鞋,从三米来高的看台飞入场中,正中杨磊头部。观众间随之爆出打倒小日本的呼声这样的遭遇曾在2012年和2013年连续发生。头部遭击,疼痛不言而喻,但杨磊只能接着演下去。

这与电视荧幕上演的“抗战神剧”形成鲜明对比。

在剧本的设定上,我们考虑到,如果只讲八路特别神特别厉害,而鬼子太弱智,这个戏就不严谨了。杨磊表示,如果情景剧不严谨了,观众就会一味发笑,从而失去了演出的意义。而导演在剧情创作中,也一直在强调两个字真实。

作为剧中唯一一名特技演员,刘川要驾着摩托车以翘前轮的方式从两名“游击队员”中间掠过,紧跟着冲上一段斜坡,飞过一堵两米来高的土墙。而后“栽”入院中,炸弹从他身边爆炸,给观众形成“鬼子车毁人亡”的视觉。

的确,刘川偏瘦的体形套上鬼子的黄军装,戴上屁帘帽,再给鼻下画上一抹黑胡,顿时被塑造成一个活脱脱的。更何况,要发挥自己的摩托车特技,也只有鬼子可选。

游击战体验园:人民军队占据有利地势正在进行战争反击

时间一长,刘川也想通了:这是我的工作,就算是乞丐,也要把它演好。当他把实情告诉家人,父亲在支持之余还是说了一句演什么不好,演个鬼子!

为尽可能模拟真实,演出中,“鬼子”身着黄色军装,头戴“屁帘帽”。杨磊则在身着军装的同时还蹬一双黑色高筒皮靴,戴着白手套,腰别手枪,手按佩刀。演出枪械也都采用无弹头的电子火药枪,一扣扳机,一股青烟从枪口迅速喷出。结合外场的枪声配音、墙壁上的弹着点爆破效果和中弹者口中和身上的血包,令人难辨真假。就连卖烧饼的路人甲,也在走场时不忘将烤炉上的烧饼来回翻转,情节极为细腻。

但这半年,对拥有八路情结的刘川来说太过短暂。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自己在景区所饰演鬼子一事,刘川都不知如何向家人和朋友启齿。

时间一长,刘川也想通了:“这是我的工作,就算是乞丐,也要把它演好。”当他把实情告诉家人,父亲在支持之余还是说了一句“演什么不好,演个鬼子!”

杨磊演艺生涯:

觉得《喜剧之王》主角就是自己

这群草根组成的剧团共有46人,平时主要演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前者的主要剧情是,1943年的日本兵袭击了原本宁静的小镇,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没有雷人的台词,没有炫目的绝世神功,更没有吸睛的美女情色,八路军文化园里的演员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景区里演出着抗战剧情。

而记得在2012年、2013年时,他们演出结束时,一名女游客与演员们一一握手。轮到鬼子军官时,她突然给了对方一个耳光。事后,该游客道歉,称自己太过激动。还有,五六名醉醺醺的游客拉住翻译官,声称打汉奸。至于演出时,游客扔矿泉水瓶、皮鞋
,并不少见。

但演“鬼子军官”并非杨磊最初的理想。他渴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大四那年,他在成都观看了濮存昕主演的话剧《李白》,这让他将濮视为偶像,“他对角色的拿捏太到位,让人觉得他就是李白,李白就是他”。

对于武乡来说,这一幕绝非虚构。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曾驻扎在这里,许多老革命家都在此运筹帷幄,指挥华北抗战。因而武乡被誉为八路军的故乡。

同样是在当年夏天,两名男游客在谢幕时拽住了杨磊和“翻译官”,五六名游客嚷嚷着要“打汉奸”,幸亏被保安及时拦住,事态才未恶化。

紧急状况也可能在演出中发生。刘川在2013年夏赶上一次中暑,昏昏沉沉之际,他仍要驾驶摩托车在场内疾驰,待与他搭戏的八路从车轮前滚过,再飞车过墙。

3522vip.com 6

3522vip.com 7

虽然最终接受了“鬼子”这个角色,但刘川始终对自己向往的“八路”角色念念不忘。他先是私下跟着一位演“八路”的前辈学动作,而后在《太行游击队》中演了半年的“八路营长”。

杨磊回忆,2012年夏天,《太行游击队》演出结束后,一位女游客与演员一一握手,当走至饰演鬼子军官的人面前时,突然给了对方一巴掌。

虽然戏份出众,“鬼子”刘川还是一心想演“八路”。

《反扫荡》这部情景剧大约25分钟,结束时所有演员都会向观看群众鞠躬致谢,观众则沉浸在精彩的剧情中,久久不愿离去。

4月初,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表示,对过度娱乐化的剧不得发证。这意味着港台导演拿手的“抗战神剧”就此谢幕。除了那些duangduang特效的“神剧”,抗战题材的文艺节目仍然热度不减。在革命老区山西长治市武乡县,有一个八路军文化园,一群话剧演员在这里为游客表演着抗战剧。演员梦不总是金光大道,更多的是泥泞小径,扮演鬼子的演员体会格外地深。他们有人已演了4年鬼子、被击毙近六千次,有人则不敢告诉自己曾经当过八路军的姥爷。更令他们防不胜防的是观众:少数激愤的群众会高喊着“打汉奸”扔出矿泉水瓶,甚至对演员施以拳脚。来自四川的“鬼子专业户”杨磊这样理解道:“如果我们演得不逼真,观众也不会扔我们,我想这对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吧。”

他在驾车冲上跳板的一瞬设想了种种可能,要么飞得过猛撞墙,要么飞不过去摔下来。幸运的是,飞墙而过的摩托车稳稳当当落在了地上。在刘川看来,这是数千次飞跃带给他的熟练。

演了四年“鬼子军官”,杨磊“死”了近六千次。

杨磊介绍,在参演的46名演员中,只有22人是专业出身。作为演出团的团长,他希望用这股认真劲,去感染身边的其他演员,再让演员去打动观众。

27岁的杨磊是典型的四川人,小个,略胖。2011年从四川传媒学院表演系毕业后,他以签约演员的身份来到武乡。他至今还记得,当年8月15日,以他饰演的“鬼子军官”为反派主角的《反扫荡》在一场大雨中首度开演。

2011年一次外景演出,他不慎被尚不熟悉枪械的队友击中。虽然没有弹头,近距离火药的冲击还是让他的右小腿在缝合三针后留下一道疤痕。

而他当八路军出身的姥爷,至今也不知道外孙以在红色景区扮演“鬼子”为生。

更多难以预见的危险来自于观众。《反扫荡》的高潮发生在鬼子军官砍杀百姓之时杨磊在质问谁是八路时,把军刀使劲按在一名百姓的肩膀上,对方则徒手握住刀刃,鲜血直淌。

本欲投奔“八路” 孰料出演“鬼子”

杨磊扮鬼子4年生涯死6千次
盘点杨磊演艺生涯:
据悉,在八路军的故乡,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里,27岁的四川人杨磊饰演鬼子军官,四年里死了六千多次。平均,每天他都要被打死三、四次。

“如果鬼子太弱智 这戏就不严谨”

没有雷人的台词,没有炫目的绝世神功,更没有吸睛的美女情色,八路军文化园里的演员们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在景区里演出着抗战剧情。

3522vip.com,刚工作的那段时间,他每天都早起读半小时的报纸。两三年下来,总是把“赵娜娜”说成“赵辣辣”的他,终于练成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如今,若非记者精通四川方言,也很难听出他的口音。

杨磊对此选择逆来顺受:如果我们演得不逼真,观众也不会扔我们,我想这对自己也是一种肯定吧。

据八路军文化园工作人员陈凤枝介绍,除了老人因演出而激动落泪之外,游客因观看演出变得愤慨,继而殴打“鬼子军官”和“翻译”的事也时有发生。

作为四川一家公司的签约演员和剧组负责人,杨磊在山西武乡县八路军文化园内的情景剧《反扫荡》和话剧《太行游击队》中饰演“鬼子军官”或“伪军队长”。无论角色如何变化,剧情均以其被击毙而结尾。每到周末或旅游黄金周,演出频次翻番,杨磊掐指一算,他平均每天要“死”三四次。

3522vip.com 8

演“鬼子军官”四年,杨磊穿坏了15双皮靴,磨破了上百双袜子和四套“鬼子”军装。

“在剧本的设定上,我们考虑到,如果只讲八路特别神特别厉害,而鬼子太弱智,这个戏就不严谨了。”杨磊表示,如果情景剧不严谨了,观众就会一味发笑,从而失去了演出的意义。而导演在剧情创作中,也一直在强调两个字——“真实”。

相关文章